*ST天馬被掏空細節大白于天下 借15億元買殼還買自己的資產

2019-11-15 22:19:05來源:新浪財經作者:小思

  接連入主上市公司、拿獎拿到手軟的某資本大佬,竟然先從信托借了15億元買公司,再從上市公司掏了10個億放進自己的口袋,甚至還讓上市公司買自己的資產。

  近日,證監會公布的針對*ST天馬(1.890, -0.01, -0.53%)(維權)的行政處罰決定書,終于將徐茂棟掏空天馬股份的細節大白于天下。

  徐茂棟操盤*ST天馬(原名為“天馬股份”)曾被投資者看好。

  可從處罰書內容來看,此人掏空上市公司的手法可謂登峰造極。

  僅一年多時間,就掏了天馬股份10個億放在自己的口袋,還偷偷把自己的資產按照16.61億元賣給上市公司的基金。更令人震驚的是,徐茂棟當年入主上市公司,有15個億都是借的,卻稱之為往來款項,行徑之惡劣令人咋舌。

  2016年10月,天馬股份發布公告稱,控股股東天馬創業與喀什星河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將其持有的公司29.97%股權轉讓給后者。交易完成后,天馬股份控制權發生變更,控股股東將由天馬創業變更為喀什星河,實際控制人將由馬興法變更為徐茂棟。

  同年12月3日,天馬股份發布對深交所的回復公告,稱喀什星河收購天馬股份的資金中有15億元來自兄弟企業星河互聯的往來款,資金主要來源于星河互聯的股東投入及經營所獲資金,無約定的資金成本,無固定期限和擔保措施。

  據調查,該15億元實際來自星河互聯向信托公司的借款,星河互聯獲得15億元借款后,即支付給天馬創業,同時天馬創業將該筆款項質押,作為對星河互聯借款的擔保。借款到期后,星河互聯未還款,天馬創業質押的15億元被用于歸還星河互聯的借款。

  上市公司借錢

  打款賬戶卻是徐茂棟自己的公司

  借錢買天馬股份,當家之后的徐茂棟很快開始想辦法“吸血”,把上市公司的錢轉到自己的口袋。

  2017年9月1日,天馬股份安徽金豐典當公司簽訂5000萬元借款合同,天馬股份于當日出具放款委托函,該典當公司將5000萬元轉入食樂淘賬戶。該事項經過天馬股份董事會審議。

  2017年9月27日,天馬股份北京祥云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簽訂7000萬元借款合同,約定收款賬戶為星河世界,徐茂棟和星河世界提供擔保。同日,該貸款公司委托北京雪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將7000萬元轉入星河世界賬戶。

  2017年10月27日,天馬股份與德清縣中小企業金融服務中心有限公司(下稱“德清中小企業服務中心”)簽訂1億元借款合同,合同約定收款賬戶為食樂淘,同時喀什星河、浙江步森服飾股份有限公司、星河世界、星河互聯、食樂淘、徐茂棟提供擔保。2017年10月30日和11月2日,德清中小企業服務中心將1億元轉入食樂淘賬戶。

  光用上市公司借來的錢還不過癮,徐茂棟直接讓上市公司把錢打到自己公司的賬戶。

  2017年12月19日,天馬股份的全資子公司喀什耀灼將1.1億元通過北京朔贏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北京朔贏”)和北京卓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卓久”)轉入徐茂棟控制的食樂淘賬戶。

  2017年12月27日和28日,多名財務人員按照徐茂棟指示,通過東方博裕、北京朔贏、北京卓久、中易金經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中易金經)、億德寶等公司多道劃轉,將天馬股份5.66億元轉入星河互聯、喀什耀灼等公司賬戶,用于歸還徐茂棟及其控制企業的借款。

  2018年1月2日,喀什耀灼將1億元轉入東方博裕賬戶,其中7000萬元用于歸還徐茂棟控制的企業向江某俊的借款,3000萬元用于支付徐茂棟給羅某新的款項。

  2018年2、3月份,為應對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天馬股份與東方博裕簽訂鋼材采購合同,并偽造了部分東方博裕對外采購鋼材合同。

  2018年2月5日,天馬股份與胡某簽訂借款合同,約定天馬股份向胡某借款2500萬元,收款賬戶為食樂淘,同時喀什星河、星河世界、星河互聯、徐茂棟、陳某波提供擔保。胡某委托他人于2018年2月6日將2500萬元轉入食樂淘賬戶。

  證監會表示,2017年年度報告中披露徐茂棟及其控制的企業非經營性占用天馬股份8.96億元。

  此外,調查期間查明的10.21億元被占用的資金中,有2.45億元是通過天馬股份對外簽訂借款合同,實際由徐茂棟控制的企業收款的方式形成占用。

  此外,天馬股份為徐茂棟控制的企業借款擔保2億元,上面這些,天馬股份都沒有披露。

  小編想問,這也配叫創業者?還敢出來大談互聯網思維?

  加杠桿 加速掏空

  上市公司的錢也是有限的,徐茂棟還有更多辦法——讓天馬股份成立并購基金,并作為劣后級,搭配優先級資金,合起來收購自己的資產。

  頭一次見到,掏空上市公司還用杠桿的。

  2017年1月26日,天馬股份公告浙江誠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合作設立并購基金,后注冊登記名稱為杭州天馬誠合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誠合基金”),對外投資的資金來源為天馬股份自有資金。

  2018年4月28日,天馬股份公告2017年5月22日誠合基金與徐茂棟控制的微創之星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微創之星以16.61億元轉讓喀什基石99.99%股權給誠合基金

  據調查,誠合基金的優先級資金來源為浙商銀行,浙商銀行通過浙商證券(8.310, -0.23, -2.69%)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設立資管計劃,資管計劃作為誠合基金優先級LP實繳資金11.63億元,優先級份額以年化7.2%收取利息。

  天馬股份認購誠合基金劣后級出資5.01億元,其中2.23億元來自中信(深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通過招商銀行(36.830, 0.09, 0.24%)的委托貸款,并非天馬股份自有資金。

  這種明顯是天馬股份控制的并購基金,卻未在2017年半年報、三季報納入上市公司合并報表,導致當期虛減資產、負債總額,虛增利潤等。

  簽字董事:被脅迫,被欺騙

  有意思的是,徐茂棟上述不少掏空上市公司的操作,都是由董事會審議通過的,有董事會成員簽字的。這么一來,天馬股份的董事會就成了徐茂棟掏空公司的工具。

  有些董事甚至直言,自己是被脅迫的,是被欺騙的。

  時任天馬股份總經理、董事、財務總監陶振武表示,不知悉天馬股份安徽金豐典當有限公司借款5000萬元的事項,未參與董事會決策,未在董事會決議上簽字;在天馬股份為星河世界2億元借款提供擔保的董事會決議簽字系受徐茂棟脅迫,并非其本人真實意愿;曾主動前往監管機構反映徐茂棟和天馬股份的潛在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

  時任天馬股份董事韋京漢表示,董事會決議簽署以及相關信息披露時,經辦人不提供完整真實信息,其曾多次索要資料并詢問詳情,但被經辦人欺騙,且由于相關事項不在其職責范圍內其無權過問。

  昔日大佬,如今重罰

  回到2016年,徐茂棟可謂如日中天,兩個月內豪擲40億元,以迅猛之勢在A股連下兩城——天馬股份、步森股份

  而在此之前,徐茂棟孵化的網游公司艾格拉斯(3.080, 0.06, 1.99%)作價25億元出售給了巨龍管業;其旗下核心資產星河互聯亦曾計劃注入希努爾(6.060, -0.30, -4.72%),后因故終止。

  當時,徐茂棟儼然一個創業達人。他先后創辦了齊魯超市、凱威點告、窩窩、百分通聯等多家企業,孵化了小能科技、微網、食樂淘、新游互聯等近百家互聯網公司。

  據天馬股份公告披露,截至2015年末,星河世界的總資產達60.8億元,凈資產56.2億元;2015年度營業收入為零,營業利潤和凈利潤卻均達到26.7億元左右。

  當時有媒體評價徐茂棟為,“徐茂棟,一名不折不扣的互聯網跨維顛覆者,十二年始終如一,終于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當線上的博弈如火如荼之時,他的目光已經聚焦線上線下融合,當技術創新甚囂塵上之時,他已經致力于推動互聯網技術幫助產業升級。”

  如今回看,徐茂棟確實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路,一條瘋狂掏空上市公司的路。

  最終,坑苦了中小投資者。

  對于這些違法行為,證監會給予了相應的處罰。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的規定,我會決定:

  一、對天馬軸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

  二、對徐茂棟給予警告,并處以90萬元罰款,其中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罰款30萬元,作為實際控制人罰款60萬元;

  三、對傅淼、陶振武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

  四、對韋京漢、楊利軍、張志成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20萬元罰款;

  五、對馬興法、劉艷秋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

  六、對丁海勝、趙華、胡亮、岳基偉、郭松波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萬元罰款。

快速索引:

九龙肖王二肖中特网站